四川6.8地震救百人困山林17天 甘宇劫後吐心聲「活着就是希望」

四川6.8地震救百人困山林17天 甘宇劫後吐心聲「活着就是希望」

活着就是希望!四川瀘定6.8地震救百人困山林17天,甘宇劫後吐心聲。圖爲母親探望甘宇。(澎湃新聞/視訊截圖)

神 箓

健保费率何时出来?陈时中:安心过年

澎湃新聞27日報導,獨自被困山林的17天裡,甘宇吃過野果、樹根,喝過苔蘚水、尿液。腿被山石砸傷,有時一天只能走兩三個小時。大多數時候,累到走不動,躺地上,聽滑坡轟隆聲、野獸叫喊,想起過往28年開心的事、家人,還有想做的事、想吃的東西。有晚大雨爬到大草原,風呼呼響,感覺「很孤獨很無力」,「但是又想着活着,只有活着最有希望。」

《华灯初上》女星拍露营节目 爆意外受伤「少了左手」

他看到了幾十頭牛羊,無聊就找牠們說話;終於看到了遠處公路和人煙,也看到活下去的希望。

報導稱,甘宇是瀘定縣灣東水電站施工員。9月5日,瀘定發生規模6.8地震後,灣東河沿岸山體發生滑坡,形成堰塞湖。甘宇和同事羅永第一時間救助受傷同事,拉閘泄洪,避免了水位漫壩沖毀下游村莊。

MLB》坎诺与队友合敲4轰 大都会明星投手二连胜

在大壩壩肩度過一晚後,甘宇和羅永離開水電站,往猛虎崗方向逃生,途中手機短暫有了信號,得以發出求救資訊。9月7日,甘宇體力不支留在原地等待,讓羅永求救,羅永9月8日被救,甘宇卻消失在密林中,直到被困第17天,被當地村民倪太高發現。經治療,9月25日晚,他由四川大學華西醫院ICU病房轉入普通病房,接受訪問。

甘宇說,現在只有腳上骨折還不舒服,之後要做個手術。地震時很混亂。他跑的時候眼鏡掉了,只能模糊地看到有十幾個同事往對面山上跑,除了羅永,我身邊還有兩個人,一個是羅永的哥哥,另一個是個水工,被山上滾下來的石頭砸了,第一次看到有人在面前離去,感到無能爲力,很難過,想救也救不了。

甘宇稱,當時如果走了,水翻過大壩的話,他們也跑不掉。而且如果不放水的話,下面(村莊)會有更多人遭殃。當時也沒有別的想法,就想着怎麼把損失降到最低。他就跟羅永說,要上去把那個閘門提起來,開閘放水。上去後,用備用柴油發電機發電,把(泄洪)閘門提起來。他看不清楚,就幫羅永發電,發電只用按開關就行了。沒搞多久,發電機發起來了,電通了,閘門很快就提起來了。也鬆一口氣。

甘宇說,他們在大壩休息,後來就只有跟羅永兩人了。就相互打氣,說這麼大的地震,倆人都沒有事,肯定能出去的。晚上黑漆漆,到處還在垮,他們躲溝裡,隨時可能山上的石頭垮下來。沒怎麼害怕,因那晚有無人機進來了。他當時想,它(無人機)應該是發現了他們。他們手機沒有訊號,也沒有火,點不燃東西,只能等着被發現。「這次大難不死,等出去了好好喝酒吃飯」。

甘宇表示,本來他們打算就在那裡等救援,羅永是本地的,他說熟悉路,待在那裡也危險。他就說,還是先往外面走,手機有信號的話可以打電話,這樣求救更方便一點。所以天一亮,就往山上爬。他眼睛有500度,走山路,近一點能看得清楚。羅永在時好點,可以帶着。後來一個人,只有摸着往前面走。

甘宇:走了半天,手機有訊號了,他們就打了求救電話。也跟公司領導聯繫了,說他們在哪個地方,他們還活着,叫他們來救他們。他第一時間也跟家裡面打了電話,說沒事,不要擔心。走了一截訊號就沒了,手機也沒電了。之後就等救援隊來救他們。晚上就用竹葉子搭了個地方,扒拉了一下地上面,躺在那裡就睡了。

那天沒下雨,晚上10來(攝氏)度。他們兩個都穿了雨衣,還不算很冷。大家都很累很疲憊,還是睡了一會兒。

甘宇說,走着走着,9月7號他們兩個人體力都耗盡了,他就叫羅永先回去(水電站那邊)找救援隊。他在原地等了三天,羅永還是沒有回來。很着急,怕他指揮失誤讓他遇難了。挺自責的。

甘宇稱,那幾天半夜聽到滑石頭,還是會醒。也有一些東西(野獸)在叫吧。他很累了,不想動,也不能動,就只能躺在那裡睡覺。下雨時,一般很難睡着。只能靠雨衣,躲樹下。起初在山上,還沒找到「大草原」,周圍還有吃的。待一兩天,撿到一點掉地上的野生獼猴桃吃。樹根、樹葉這些東西吃過。其他時候都餓着,一段時間喝(些)苔蘚水。下了雨樹上有苔蘚,用手捏着,就可以喝水了。找不到水源,還喝過尿液。

发泡锭补充维生素C+锌 3类人恐反效果需慎用

甘宇表示,跟羅永分開之後,第二天還是第三天,山上滑坡,有個石頭掉下來把腳砸到了,骨折了,只能忍着痛走路。一個人在風雨很孤獨,很無力,但是又想着活着,只有活着最有希望,反正有人找他。什麼東西現在都不重要,(如果活下來)就想跟家人在一起。會回想一些以前做過的事情,還有想出去做些什麼事,靠這些來支撐自己。

飢餓算比較難熬的,但後面吃了一兩天野果,就還好。在那種無助、無力,沒人迴應的時候最難。被困期間,每天都要喊。不管有沒有飛機飛過,隔一段時間就會喊一下。羅永說上面有個「大草原」,他一直往山上爬,上面到處都在滑坡,只有慢慢地翻過去。爬了兩三天,就到了個大草原,到處也在垮。

王品集团原烧再升级 攻白领客

爬上去後,我看到那裡有幾十頭牛羊,我以爲有人,就大聲呼救。

他找到了一個壓縮餅乾,有人吃過的,估計是救援隊員留下的。撿着吃了;還找到一個礦泉水瓶,沒有水。後面找到了牛羊喝水的水塘。有時候無聊,就跟(牛羊)牠們說話。

甘宇指出,大草原待了兩天,以爲有人會在那裡經過,他就喊,大聲呼救。但是沒人來。從那裡已經能看到公路了,就覺得很有希望。看到有希望了,人的狀態就好一點,但還是挺疲憊的。

甘宇回想這17天,覺得最難熬的是走到大草原之前,因爲看不到人的足跡,什麼痕跡都看不到,全靠自己往那個方向走。但他沒有放棄過。可能到第7天,感覺已經過了十幾二十天了。就是很累,感覺又過了一天了。

甘宇說,那時,就只有回想一些事情,想一些開心的事情,一些想做的事情。開心的事就是,想着還有好多東西沒吃過,家人肯定還在找他,他還想見到家人。

「後面出來的時候,媽媽抱着我,很親切很開心。我想,終於見到他們了,終於不是一個人了。」

神医贵女邪皇,勾勾缠

很多人覺得他能夠活下來是個奇蹟,甘宇說他也覺得是個奇蹟,已經比(地震)當場死在那裡的人要幸運得多。

陆人疯狂存钱 这一幕太惊人?谢金河曝1警讯:重演日本惨况

素陌陈 小说